什么叫做经济运动

什么叫做经济运动

和讯财经消息-让财经消息

和讯财经消息-让财经消息

境外媒体:新中邦能正在

境外媒体:新中邦能正在

中邦房地产经济的生活逻

中邦房地产经济的生活逻

过去和他日中邦经济增加

过去和他日中邦经济增加

孙正理对“共享经济”有

孙正理对“共享经济”有

沈修光:70年环球经济的巨

沈修光:70年环球经济的巨

WeWork被质疑旁氏骗局“共享经济”道正在何方

  一周前WeWork宣布暂停上市,估值从470亿美元断崖式下调至230亿美元,甚至还有业界认为其估值应当只有120亿美元。在各方质疑的压力下,其创始人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公开致歉。

  但,这还不是最坏。近日,长期跟踪各大公司新闻的作家Henry Hawksberry发文尖锐质疑,WeWork的运作是一次彻头彻尾的庞氏骗局,在可预见的未来,WeWork永远不会产生利润。

  Hawksberry在文章中表示,多人都可以做到WeWork创始人亚当所做的事情,只不过普通大众并没有准备好参与一个如此庞大的骗局。

WeWork被质疑旁氏骗局“共享经济”道正在何方

  WeWork的被质疑,是当下共享经济退潮的一个缩影。另一个共享经济巨头、全球最大的网约车公司Uber,也深陷质疑。今年8月份Uber公布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季度亏损,高达52亿美元,营收增长也创下历史新低,从上市迄今股价已近腰斩。

  从2018年开始,中国的共享经济已经尸横遍野。曾经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攻占”了诸多城市主要道路的两大共享单车巨头——摩拜、ofo,要么是被收购,要么是接近破产。巨头尚且如此,那些追随风口的公司就更不用说了,诸如共享马扎、共享睡眠仓、共享篮球等等吸引眼球的共享经济,早已销声匿迹。而幸存的共享经济巨头们,无一例外在巨亏的质疑中等待救赎。

  凡有人在,皆有剩余;凡有剩余,皆可共享。用较小的交易成本利用闲置资源,为可持续发展提供极具操作性和变革性的手段,这是共享经济得到社会广泛认可的原因。从长期看,共享经济的发展趋势不容置疑。

  但从商业结果上看,共享经济似乎还是个乌托邦。如果共享经济的趋势并没有问题,但这些共享经济的巨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财经作家Hawksberry在他的质疑文章中指出,WeWork不是一家科技公司,该公司没有一项收入来源于销售高科技产品或提供高科技服务。他们欠下470亿美元的租金,声称WeWork是一家技术公司是众多谎言中的一个,是创始人Adam在故意误导和欺骗现有和潜在的未来投资者。

  Hawksberry在文章中尖锐地指出:“Facebook在首次公开募股前筹集了22亿美元。谷歌上市前筹集了1.3亿美元,Ebay筹集了690万美元。到目前为止,WeWork已经筹集了140亿美元,是Facebook在IPO之前所需要的7倍,是Google需要的140倍,它甚至不是一家科技公司。这140亿美元去了哪里?”

  WeWork是一家高科技企业吗?笔者访问多位投资界、地产界人士,大部分受访者认为目前的共享办公企业都将重点聚焦在融资、出租上,感觉很像是“二房东”,所谓的科技含量实在没有亮点。

  这一点正如Hawksberry所言:WeWork所提供的服务容易被复制,任何人都可以参与。相比较而言,Uber、Airbnb等共享经济巨头,在技术门槛上明显更高。

  分析师Ben Thompson在其官方博客上发表名为“The WeWork IPO”的文章称,WeWork公司重组时,为买下“We”商标而向自己的CEO亚当·诺伊曼支付590万美元;WeWork已雇用多位诺依曼亲戚,其妻子系一个委员会的三名成员之一,这个委员会的任务是在未来十年内,如果诺依曼死亡或永久残疾的话,取代诺依曼;诺伊曼拥有三种不同类型的股票,保证了他的多数投票权,这些股票在出售或转让时保留其权利,而不是转换为普通股。

WeWork被质疑旁氏骗局“共享经济”道正在何方

  9月17日,WeWork召开全员大会,CEO亚当·诺伊曼公开致歉,并对IPO过程的处理方式表示了悔意。

  作为共享办公领军者,WeWork遭遇的质疑,也给整个行业带来了阴影。当行业领军者估值与模式、融资与上市均受到阻碍时,作为跟随者,尤其目标锁定美国资本市场的国内从业者们,如果不能让公司能够形成自我造血能力,可能摆在面前的就是生死的问题。

  WeWork暂停上市之前,主动大幅调低估值,可见其上市融资的强烈冲动。这招致了其投资人、软银创始人孙正义的批评,并且最终暂停上市。Hawksberry认为,亚当·诺伊曼可能担心如果IPO无法顺利进行,公司可能无法生存。

  国内最早意识到共享办公商业模式有问题并且有所行动的,是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其旗下的SOHO 3Q也曾是共享办公领域的代表性公司。

  在共享经济如火如荼时,他拒绝给SOHO 3Q融资,也拒绝了找上门来寻求被收购的共享办公企业。在他看来,持续烧钱的生意不是好生意。他说:“烧钱的生意就像从院子里面捡了一束花回来,没有根,插到瓶子里面过一段时间就会蔫的。”

  2018年6月,潘石屹专门召开记者会,宣布SOHO 3Q的定位发生变化,将不再主要服务创业企业,而是要成为中国最大的办公楼综合服务商。其概念是,不论大中小公司,都可以成为SOHO 3Q的客户,大到几万平米的定制、小到一个工位,SOHO 3Q应有尽有。

WeWork被质疑旁氏骗局“共享经济”道正在何方

  市面上共享办公主要服务对象都是创业企业,SOHO 3Q经过3年的运营后发现,专注于创业公司的出租会使得工位的转换率较高,几乎每半年就换一批,也使得工位出租率一直徘徊在88%左右,无法继续增长。

  在这次记者会上,潘石屹反思了包括共享办公在内创业热。摩拜单车是在SOHO 3Q共享办公里孵化出来独角兽,但潘石屹说自己没看懂共享单车的盈利模式。他认为,真正能活下去的是具有造血功能的企业,”如果让市场去给它输血,一轮一轮融钱、烧钱都是活不下去的。”

  2018年,ofo小黄车的轰然倒下,成为共享经济拐点的标志性事件。持续巨亏的ofo挪用消费者10多亿押金,而有相关的消息表明,ofo每天只能退3500名用户的押金,而如果需要退还1600多万名用户的押金,需要12年之多。

  最辉煌的时候,ofo曾独占国内共享单车出行市场60%以上份额,坐拥超过2亿用户,近3000万日活量。但实际上这一切都只是表面的风光,无论是ofo或是摩拜,共享单车企业一直未能实现盈利。

  换句话说,共享单车行业不断在“烧”投资人的钱,长期未能扭亏为盈,资本方投资的热情被燃烧殆尽,不再向共享单车行业投钱。无奈之下摩拜在2018年4月宣布“卖身”美团,背靠金主美团的摩拜存活了下来,据美团年报显示,2018年摩拜亏损高达45.5亿元。

WeWork被质疑旁氏骗局“共享经济”道正在何方

  在收购快滴和优步中国的业务之后,滴滴已然成为中国网约车市场的霸主,份额占出行市场的90%以上。但,这只是个脆弱的垄断——高达90%的市场份额既没有阻止更多巨头进入赛道,也没有让滴滴盈利,2018年滴滴亏损近109亿,盈利看上去遥遥无期。

  尽管各路资本纷纷扎堆进入网约车,但至今没有稳定成熟的商业模式,也没有一家赚钱的公司,就连行业开山鼻祖优步Uber也不能幸免。8月5日,Uber2019年Q2财报显示巨亏52.36亿美元,创造了自Uber2017年披露财务数据以来单季度亏损的最高值!另一家网约车巨头Lyft,2019年Q2财报显示巨亏6.442亿美元。

  以共享经济的领头羊共享单车行业为例,根据当时ofo投资人朱啸虎的估算:假设ofo每天每辆车的使用频率是8次,每辆车成本200元,骑一次0.5元,两个月回本,之后一辆单车的营收几乎等于净利润。他计算,校园一天可到200万单,一年收入3亿多元人民币,利润3000万~4000万元。

  但是,但在跑马圈地的现实裹挟、资本的强力刺激下,这种设想完全偏离了它的本意。在所有的参与者都陷入了追求规模的癫狂时,原本“轻资产、重运营”的共享经济变成了“重资产、重运营”的行业,运营、效率和收入被放在了第二位。2017年共享单车投放之战最白热化的时候,ofo的戴威宣布,一年投放2000万辆单车。摩拜每个城市要投放10万辆。就连被挤出一线万辆每月的速度扩张。

  最后的结果就是,生产线上不断被制造出来的共享单车,数量明显过剩,这导致单车骑行次数无法达到预期。根据美团上市后公布的摩拜单车数据显示,摩拜一辆活跃车辆平均每天骑行次数是0.3次,离朱啸虎每天每辆车骑行8次的预期差太远。根据美团的数据,对应的每次骑行的运营成本将近1元钱,折旧约1.5元,合计2.5元,而用户只为这项服务掏0.56元,想要赚钱根本不可能。

  于是,那些无人处理的单车,就被统一堆到了市郊,形成了一座座触目惊心的共享单车坟场。

WeWork被质疑旁氏骗局“共享经济”道正在何方

  运营的重要性,在哈啰单车的发展上得到了证明。当巨头们在一二线城市拼命烧钱、打得不可开交时候,哈啰保持了理智,从一开始就实践数据化管理,注重精细化运营深耕于三四线市场,最终在行业回归理性的时候实现了反超,并且进军网约车市场。

  而如今,活下来的共享单车企业,都已经把赚钱提上了日程表,靠烧钱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7月份以来,共享概念行业普遍提价,共享单车涨到每小时4 元,涨价最多的共享充电宝则达到每小时8 元,如雨伞这样稍和 共享 沾边的东西,也涨到了每小时3 元。除了收割消费者,活下去是涨价的终极动力。

  当然,涨价并不是共享经济的最终出路。目前共享经济需要做到的,是保证用户支付的费用和对获取到的资源的预期基本吻合。通过弱化所有权、释放使用权、激发社群价值,使每一份社会资源在既定的框架中得到价值最大化,才是共享经济最终目的。

  随着智慧城市和物联网的迅速发展,资源调度、信息采集将会更加严谨和精确,共享经济非常符合时代发展的节奏,其模式本身没有什么问题。随着WeWork等行业巨头的接连被质疑,共享经济正在回归理性,共享经济仍然有空间。

  未来,大规模的共享经济公司可能很难再出现,但可能会出现一系列小而美的共享经济公司——规模不再是唯一,运营质量和效率才是重点。这就是共享经济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