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家外现 疲弱美元将是环球经济的最终期望

  腾讯证券10月4日讯,盛宝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兼首席信息官斯蒂恩-雅各布森(Steen Jakobsen)表示,美元走软是拯救全球经济的最后一搏。

  在周四发布的在线交易和投资专家对第四季度的展望报告中,雅各布森说,2019年最有可能被人们记住的是引发全球衰退的那一年,尽管名义和实际利率处于历史最低水平。

  雅各布森补充称:“货币政策已经走到了漫长道路的尽头,并已被证明是失败的。”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9月份再次降息25个基点,将利率下调至1.75%至2%的区间。今年7月,美联储首次降息25个基点,这是自金融危机以来的首次降息。

  与此同时,欧洲央行最近公布了一揽子措施以重振欧元区经济,将存款利率下调10个基点至-0.5%,并推出了大规模的新量化宽松(QE)计划。全球其它许多央行也已开始转向鸽派政策。

  最近,美国10多年来最疲弱的制造业数据加剧了人们对全球经济的担忧,欧元区本已脆弱的经济数据加剧了这一担忧。

  雅各布森说:“在一个货币政策失败的全球体系中,在一条艰难而漫长的财政政策道路上,全球经济只剩下一个工具,那就是降低美元这一全球最大储备货币的价格。”

  这份展望报告指出,全球估计有240万亿美元的债务,约占全球GDP的240%。报告认为,由于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地位和美国资本市场的流动性,这些债务中有太多是以美元计价的。

  雅各布森说:“如果美元升值太多,这个体系的压力就会增加:不仅是对美国出口,而且对高度依赖美元融资和出口机器的新兴市场也是如此。”

  “疲软的美元可能会给始于20世纪80年代初的大信贷周期的棺材钉上最后一颗钉子,彼时美国的资产负债表被重新设定,1971年尼克松放弃金本位后,沃尔克战胜了通胀,为美元提供了支撑。”

  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在1979年至1987年期间担任美联储主席,1980年,他采取了著名的大胆举措,将联邦基金利率提高近一倍达到历史最高水平,结束了两位数的通胀。

  报告还指出,自那时起,这个周期就不断受到“全球化的推动”,并“通过离岸美元来创造贷款”。

  盛宝银行预计,美元走软可能为全球市场争取一些时间,并补充称,这不会提供结构性解决方案,但却是最简单的权宜之计,可能面临的政治阻力最小。

  美国总统特朗普一再谴责美联储没有采取足够的行动来削弱美元,使美国处于不利地位。

  特朗普在周二的一条推文中写道,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和美联储“允许美元变得如此强劲,尤其是相对于所有其他货币,以至于我们的制造商受到了负面影响。”

  盛宝银行分析师预计,虽然市场预期美联储的政策路线将基本保持不变,但特朗普政府可能会加大对美元的压力。

  盛宝银行外汇策略主管哈迪(John Hardy)强调,随着外国央行丧失了积累美元储备的能力和意愿,他们越来越多地从国内渠道筹集资金。

  哈迪评论到,“美国国储户和美国银行的资产负债表根本无法消化如此大规模的债券发行。有些东西必须放弃,不管美联储愿不愿意。

  他暗示,在第四季度,美联储可能被迫以越来越大的压力来应对流动性紧张问题,特朗普政府甚至可能会夺取对货币政策的控制权。

  哈迪表示:“拖后腿的美联储和笼罩在经济前景上的乌云,几乎肯定会让特朗普政府为2020年的成功连任而谋求更为廉价的美元。”(崔斯特)